寻找一瓣旅游生命中的希腊神话

29 06 2008

飞机盘旋在希腊的领空,我的脑袋开始驰骋在梦幻的时空。

雅典,一个充满恒旧文化的古迹,感觉有那一丁点儿的神秘,还有些许耐人探索的空间。印象中,那是一个只在学生时代历史书上方才触及到的城市,以及一个编织着许许多多神话篇章的国度。踏上如斯的历史古国,我会不会象倪匡笔下的卫斯理,在这里会有料想不及的际遇?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内分泌开始异常起来。

当飞机降落在这沉淀着历史的古老城市,我心里头开始感觉这旅程增添着了一份寻幽探古之情。

            位于阿提卡的中心平原地带,三面环山,一面傍海,雅典是希腊的首都,是希腊最大的城市。

相传中有这么一则美丽的希腊神话。有一个叫雅典娜(Athina)的智慧女神和海神波赛顿(Poseidon),两人为了争夺雅典守护神的地位,斗得水火互不相容。主神宙斯于是出了一个难题,要两位给市民带来一份自己认为最好的礼物,让市民来选定。于是,波赛顿拿起了他的三叉戟往地上一击,象征着权势与荣耀的泉水源源溢出;雅典娜则给市民种下一颗枝叶繁茂、果实累累的橄榄树,象征着生生不息与和平。人们渴望和平,结果这座城就归给了女神雅典娜。从此,雅典娜成了雅典的守护神,这个城市便称为雅典。

后来,人们就把雅典视为“酷爱和平之城”。

 

 

辛达玛广场

 

雅典对欧洲及世界文化曾产生过重大影响,自古有“西方文明的摇篮”之美誉。和文化古国的出土文物第一接触,是在雅典的地铁站里的陈列。古希腊是那么一个蕴藏着历史的地方,在每一方寸之地都会有往昔的古迹。就在市区里的辛达玛广场    Syntagma  Square  )的地铁站内,陈列着许许多多的出土文物。游人可以细细欣赏与探索,一件件的古希腊陶瓷品,旧时候的器皿,碗碗与碟碟,石刻和工具等等,让人在这地铁时代里感应到时间的交错,古人的动脉。如果要进一步探讨历史渊源,雅典国立考古博物馆是一个不能错失的好地方,其中陈列着琳琅满目的文化古物,耐人追索。

辛达玛广场是雅典市的中枢点,有商业中心,旅行社,航空公司,大酒店和银行等等。广场的西方,矗立着一座黄色的建筑物,即是雅典的国会堂。门前的无名战士纪念碑有着身穿白裙红帽的卫兵驻守,脚上还著着一双脚尖带有一粒线球的红鞋,每一个小时有个交接礼仪,吸引了众多的观光客前来一睹风采,是在品味这恒古都城之余,可爱的点缀景观。

 

 

 

 

巴卡拉广场

 

周日的雅典,在巴卡拉广场漫步,给人一个假日的悠闲感。关于巴拉卡(Plaka),可以追溯到希腊独立战争年代。这里是首都里最最古老的一隅住宅区,遍布着19世纪建筑,呈现着各式的风格,高档次的房楼、旧风貌的住宿、别緻的精品屋,以及充满地方色彩的露天咖啡厅和典雅餐馆。徜徉在巴拉卡一带,偶见年迈老汉坐在街旁,手里拉着手风琴,飘送着悠悠扬扬的音乐,给生命增添着一些些音符,气氛格外优雅。

走累了,在露天咖啡厅细啜一杯下午茶,看着左右往来的人群,看看各种风格的建筑,在凉爽的气温下,欣赏着眼眸里的一景一物,别有天地。

 

卫城

            卫城(Acropolis),雅典的圣石之地,是这都市最具代表性的石碑,是受注目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所以来到雅典,不能不到卫城。

其实,卫城矗立在山丘上,海拔约150公尺,在雅典市各角落里都不难眺见。然而,来到这里,免不了要做一个近距离的接触。毕竟这是举世闻名的古代七大奇观之一,享有“希腊国宝”之誉,目前已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

 

迈着历史的脚步,我们朝向这蕴有着2千多年渊源的古迹。从收票处往内步行,右边是古希腊的剧场,半圆型的,有着梯阶的座席,名为合乐哎啼谷(Herodes Atticus),现今在夏季还常有音乐剧演出活动。我们穿过林立的列柱,拾着级子,慢慢随着众人群有条不紊的攀进,进入卫城的山门,我们来到了山上,一睹帕特弄神殿(Pathenon)磅礴的气势。

遐尔闻名的帕特弄神殿,是古希腊建筑艺术的极致。神殿呈现着长方形的图样,并以洁白的大理石砌成。多少的考古学家、艺术家、建筑师以及游客慕名而来,追溯着各自领域里的一片天空。古希腊人追求理性和感性的结合,身体与心灵的均衡,而这神殿,就达致了和谐、理想和完美的独特艺术讲究,并容入了古希腊人的精神。

据记载,在一个三级台基上,神殿基座长近几70 公尺、宽约31公尺,外部环绕着46根大理石柱,巨大的圆柱在东、西各设置8根,南北各有17根。神殿的柱式,是3种古希腊柱式中的一种,叫做多立克式(Doric Order),柱子上细下粗,没有柱础,柱身多有凹槽,柱头没有装饰。建筑的两坡顶,东西两端形成三角形山花,是古典建筑风格的基本形式,整体予人一种视觉上的完美功效,散发了古典的气质。直至今日,此建筑仍受许多建筑师的青睐。

相传,公元前447432年,雕刻家菲迪亚斯用了青铜、黄金以及象牙为材料,雕刻了一樽13公尺高的雅典娜女神像,供奉在神殿内。可惜的是,随着岁月的摧残,屡经战火的蹂躏和几千多年来风雨的侵袭,石柱倒塌,雅典娜女神像不翼而飞。

如今,映入眼帘的,仅是残垣败墙。那一个晨早,我们在山顶上瞻仰着历史,没有卫斯理的传奇,只有浮想,翩跹在残留下的一根根多立克式的石柱之间,任由想象的空间去勾勒出一幅幅若干千年前的图景。

往内信步,南侧即是伊瑞克提翁神殿(Erechtheion),一列列残留下的少女廊柱,是卫城建筑中爱奥尼亚样式的典型代表,设计非常精巧,屹立在高低不平的高地上。传说中,这是雅典娜女神和波赛顿海神为争夺雅典保护神而斗智的地方,建于公元前421年与前405年之间。

除了伊瑞克提翁神殿,山顶上还有胜利女神殿和收藏丰富的卫城博物馆。此外,在山顶,还能俯望雅典建筑林立的景致。其实,我们还见到了,停泊在边陲的起重机,在默默的承担着维修历史的使命。一个现代工具在文化遗址上,辉映着抽离的对比。

 

 

波赛顿海神殿

希腊是一个充满神话的国家,有众多歌颂雅典娜女神的古迹,也少不了有纪念波赛顿海神的建筑。位于希腊本岛的最南端,离开雅典市大约70公里,有一个名为苏尼恩的海角(Cape Sounion)。这里风景明媚,有一个海神殿(Poseidon Temple),更是观赏夕阳西落的著名景点。海神殿建于公元前400多年前,与卫城的帕特弄同一时期,也是矗立着一支支多立克式的柱梁,由于建筑其间受到了波斯人的侵扰,神殿的建筑始终没有完竣。虽然如此,自古以来依然还是有许多文人雅士喜欢到这里来望海,吟诗,赏日落。在陶醉于雅逸闲情之下,诗意盎然之极,还忘不了在海神殿的柱石上刻下自己的大名和诗句。现在,神殿四周已用了绳子围绕起来。在密密麻麻的刻字中,隐藏着浪漫诗人拜伦所遗留下的字迹。那一刻,我没有找到拜伦的痕迹,却联想起拜伦的长诗《唐璜》。无独有偶,《唐璜》和海神殿,有着共同的命运,就是始终没有完成,写着不尽的浪漫与神话。

 

宙斯神殿

传说中,古希腊有奥林匹亚十二大神,而宙斯,就是众神之主。

在雅典市里,国立花园周边,就有一个全希腊最大规模的神殿,叫做宙斯神殿(Temple of Olympian Zeus)。顾名思义,神殿就是为这希腊神话中的主神而建。

宙斯神殿兴建于公元前6世纪,其建造时间长达700年,最后由罗马皇帝哈迪良(Hadrian)于公元前125年完成。据记载,神殿原本是由10417公尺高的科林斯(Corinthian)柱式所筑成,开始出土于在十九末期,在1960年成功完成挖掘工作。

如今,遗存下来的,仅剩有十多根的柱子。在这里,一支支擎天的大理石柱,留守着历史的岁月。多少游人扶柱凭吊历史梦痕,这几千年的文化,已成为了一种沉淀。

恒旧的残留静静的躺在历史中,无语。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