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奋叫喊的声音

18 07 2008

我身边的女人都老是嫌我在鱼水之欢的时候静呼呼的,不会发出一点亢奋的叫喊。

其实,我向来都这个样子,不会呼喊的。给人嫌了这么多次,我都始终一笑置之。哪里知道,我最后却栽在阿雪手里。

阿雪年轻貌美,身材一流,诱逗功夫和肢体魅力实在让人消魂。好景不长在,和她开心了若干次后,她开始嫌我没有情趣,做爱时沉默不语,没有一点儿声音。结果在一回完事以后,阿雪严厉的向我警告:“学枫,如果你接下来的表现还是象演默剧一般,以后就甭想和我开心了!”

我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她也未免太诗情了,还要求什么起承转合!说什么我生硬得象僵尸,丝毫没有阴阳顿挫。

没法子,谁叫我流连于阿雪的美貌和激情。于是,我开始尝试呼叫了。

      开始尝试呼喊的时候,果真是浑身不自在,一点儿也不自然。不过,接着下来,有过几回的努力,慢慢的,继续的,我也就开始习惯了。我想,这就是和我第一次出来偷腥的感觉同样一回事。最初有外遇的时候,压根儿内疚得很,老觉得对不起家里的老婆大人月香。但接着第二第三次以后,那种愧疚的感觉也不翼而飞了。

      其实,说也奇怪,叫喊了以后,我开始享受那种呼喊的快感。那种经历就好象小时候我玩过山车的时候,总是静悄悄的承受着那股压力的冲刺。后来,和月香在一起玩过山车的时候,她建议我放声大叫,结果发现玩过山车时整个人轻松得多,整个过程更加愉悦。

从此以后,亢奋的叫喊,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

                             

第一种声音

 

和月香欢心的时候,我也开始展露叫喊的功夫,澎湃汹涌之中,我“哎………”得高昂,得意之余,月香也开始和我呼应配合,让我感觉到和她重所未有的兴奋。

      几个月后,我和阿雪分了手,享受我小康之家的幸福生活,期待着月香肚子里面,我们的第一个小宝宝的诞生。

 

第二种声音 

 

和月香欢心的时候,我也开始展露叫喊的功夫,澎湃汹涌之中,我“哎………”得高昂,得意忘形之余,我“阿……雪…………”的呼之欲出。

一个月后,我和月香在律师事务所正式办理离婚协议书。

                 

 

 

第三种声音

 

和月香欢心的时候,我也开始展露叫喊的功夫,澎湃汹涌之中,我“哎………”得高昂,得意之余,月香也开始和我呼应配合,让我感觉到和她重所未有的兴奋。万万没想到,月香也引吭高喊:“ 志刚!”

一个月后,我和月香在律师事务所正式办理离婚协议书。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