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脚步,在上海

28 02 2010

岁首在即,中国流行庆祝年会,大大小小的餐馆都忙着应付一家家公司的年会庆典,庆祝一年来的耕耘与收获。我就受邀到上海一带的分公司去参与尾牙庆典,即是年会,一连三晚,在昆山、松江和上海出席了晚会,感染了浓郁的喜庆气氛,春意盎然。晚宴上,公司的同僚尽情欢乐,还自编闹剧和舞蹈,载歌载舞的,别有风味。难得的经历是在松江,恰巧碰到农历立春一日,公司在厂外大事燃放鞭炮,更是唤响春的脚步!自从我出世以来,就未曾燃放过鞭炮,如今头一遭放爆竹,难免童心未眠,异常兴奋!染红一地的彤彩,焕似春的步伐!

新年近了,趁这一趟行程,我也到上海南京路和豫园探春去!

南京路步行街上,一片装饰,红彩翩翩,一双双红色写着虎字的灯笼虎虎生威,一帆帆写着春字和贺岁的彩条,在攒动的人头中洋溢着一片喜洋洋。走在街上,看着一间间的店铺和百货公司张灯结彩的;市百一店、华联商厦、上海时装公司和第一食品商店这“四大公司”的一番装璜,在这条传统与现代交织的百年老街增添了别样的春色,这里的人尤其多,或从容信步,或匆匆疾走,或闲坐休息,或饶有兴致地转进一家家商铺。熙熙攘攘的人海,一片沸沸扬扬,尤其是第一食品商店里办年货的人潮,更是挤得水泄不通!我漫步观人海看楼宇,浏览着春的动态,设想上个世纪鸦战争以后,这条街道有如雨后春笋的日漸繁荣兴起,那时候,古早的新春又是何等风貌?

豫园亦是一番的新年景象!徒步在街上,灯笼处处,平日已经挂上好一些灯笼的旅游景区,现在更是红彤彤的灯笼遍野,大灯小灯映春晖!隔着几条街,就有摊子摆着卖新年装饰品和春联,一只只的老虎饰物比比皆是,额头上还有个王字,虎虎气势凌人,带动虎年逼进的心情!豫园中央,更是悬着许许多多的新年味道,各式各样的装饰,还有一头大老虎的塑像来贺岁。还有还有,不忘环保的,以千万个汽水铝罐摆叠成的一头老虎来拜年。想必商业脑筋转得快的商家,可不忘趁机推呈着自己的品牌!也不知道恰巧是雨天,豫园的人潮不是很拥挤,在这星期六的下午!住在上海的友人倒觉得,上海人较爱庆祝洋节日,农历新年业已开始淡薄。虽然如此,赶在返新之前,我在短短的若干个小时里,造访了异地的春光,心里还是难免带着一份喜洋洋的春意,虎虎登机。

Advertisements




过年方式

12 02 2010

倏然又是新春佳节逼在眉睫。

小时候最爱过年了。新年期间学校放假,有新衣服新鞋子穿,有好吃的食品,大厅里的茶几上摆着若干樽绿宝柑水(即橙汁汽水)和年糕饼,大街小巷闹哄哄的沸沸扬扬,新年歌曲荡漾耳际,异常热闹开心。记得那时候母亲帮人家做衣服,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总会在除夕前给我们兄弟姐妹们剪裁一套新的睡衣,让我们除夕晚穿上过年夜晚!那是我们家的过年方式和习俗。

后来,随着我们长大,生活环境日益改善,什么新衣新鞋随时都可增添,也不再有穿睡衣的习惯,过年的那种孩时的欢愉和期盼也日益淡薄了。然而,传统固然传统,新年来临我们还是会有那几分喜气洋洋的兴奋,所以几十年来我会有买新衣的习惯,免不了会到罗敏申百货公司去买衣服,同时给父亲买上一两件新衣过年。广东人说买衫,即有买生的意义,开始做工以后我总不忘给父亲买衫。可惜,今年父亲不在了, 挑选衣服时我难免会挑选出一份惆怅。

现在,自己身为人父,看到三岁的儿子宇君活泼调皮的,在我们忙着准备过年的当儿欣欣然的抢着帮忙,一会儿帮忙贴春联,一会儿帮忙打扫丢东西,免不了也为孩子的童年新春营造一份欢乐气氛。

可能自己也年长了,会时不时回味小时候的光景。忽然间,我有穿睡衣的冲动,连忙和母亲到现在经已稀少的布料店去剪了好几码布料,烦请母亲大人重出江湖,为我和孩子各缝织一套睡衣!这一个农历年夜,我可以重温孩提时候的过年方式,可以穿上一套新的睡衣,也同时可以和孩子两人穿上一套同样款式花纹的新睡衣!

是妈妈,是婆婆,用心缝织的新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