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行记忆

7 09 2010

有一道记忆的路,跨越过我时光的河,通行着我的成长。

这一条道路,有时塞堵,有时流畅,没有车辚辚,马萧萧,却有汽笛的高嗓子,和引擎的低音鼓噪,混合了风沙和黑烟,勾勒出一幅幅从前。

从前的开始,在牙牙学语以后,踏入立化小学门槛的当儿。我初步的开始认识到,什么叫做校服。那是蔚蓝色的短裤,以及纯白的衬衫,还有一个绘有一把圣火的徽章在左胸口,照亮我启蒙的步伐,出入在里峇峇里路段。我开始踏青青涩人生。

在摸黑中,我初开始认识到这一条路。孩提的我,家住女皇镇东林福路二房一厅的政府组屋。每个破晓时分五点多钟,惺忪的睡眼总是要和床褥拔河得精彩,然后在乌漆墨黑中背起书包乘坐校车上学,偶尔也背起了梦与睡眠,在校车上继续经营。结果,乘坐校车上学不到一个星期,在好几个黎明还贪恋着床枕之际,错过了赶着去运载第二班上班族的学校校车。父亲悯惜我,决定摒除我和睡眠拔河的需要,每个晨早驾驶着自己的德士送我到立化小学读上午班。因此,这条路的开始,有了阳光。逐一逐一的,我认识了生命最初的风景,从女皇镇的警局[1]到ABC酒厂[2],经过卫生部和14楼[3]、再到蓝玻璃[4]、途经太丰饼厂[5]、花沙尼(F&N)汽水厂[6]、海峡时报[7](Times House),然后到学校。回程则由在立化中学就读的姐姐来接带。

童年的记忆开始滋生,蔓延着122公车的风景。

这一条路程,一直延续的川行着,从立化小学[8]到立化中学[9],无形中岁月栽植了十年的记忆。路上的公车拥挤着人,还有一罗筐在长大的日子,贴紧着身子的汗水黏着肌肤的亲切,让长大后的日子细细回味。

道路川流了我成长的光阴,映射着我成长的途程,从小学到中学,从童年到青年。路边的光景不停的演变,建筑逐渐的嬗替,黄泥和石灰重重叠叠,屋子相竞增高,一天一天的更新着日子,记忆库里囤积着曾经。

记忆中,小学的时候,这道路上没有川行着多少巍峨大楼。当时,学校在里峇峇里海峡时报的隔壁,另外一侧的印象则是结满香蕉树木的马来族群家族。那里面是一片私人地区,实际上到底是马来甘榜,果园,还是别墅,孩提的我压根儿不知晓。只记得没有高楼,还有一群马来大哥哥们常在午间3点多,从铁丝网的人为洞隙中进入校园,骑着脚踏车在学校的草场上横冲直撞的驰骋着。那一个时代,或许1964纪念穆罕默德诞辰的游行队和513事件还在大人们的脑海里徘徊,犹存着强烈的种族意识,我们被嘱咐要远离这一群马来野孩子,以免生事。白驹过隙,一片园地竖立成高尚的 “永安苑”私人公寓,从马来同胞的窜跑演变成异国人士和高档次住户的出没。人生辘辘,沧海与桑田,一切是缅怀的太息。

            童年稍微长大,自己开始乘公车回家。那个时候,我开始认识到了一角钱的路程,以及一张张票根收集着的岁月和历史。历史和岁月,把记忆坐落成一个个地标。地标载写着一个个时代,框架着不同的映照,存在脑子里的档案。

海峡时报门前的车站,是多少个童年在期望长大的人生驿点,以及和薛尔师总统邂逅的核心。午时敲响殷切下课的钟声,放学的心情蹦飞到公车站。若干个等公车的中午,薛尔斯总统的罗斯莱斯1号一贯的从我们学校门前路过,坐在后座位的他总是以那平易近人的笑容向我们这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学生挥手。那一片美丽的风景图,绘记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沉淀为日后对他的崇敬。

那是幼小年龄第一次接触到政治大人物。儿时开始烙印着政治人物总是亲善的印象,成长后却宛如122公车路途演变开来,跟随着现实的脚步去重新的认识。

随着一角钱的学生车票启动了路程,我开始熟悉了122公车的川行。依稀记得,孩提喜欢注视花沙尼汽水厂墙壁上的图案(就在现今的华丽岭公寓),每每在红灯车停的时候用心打量一番,然后倒霉的时候公车会在转入亚历山大路的时候绕进去路口处, 立达大厦(Delta House)对面一个偌大的公车场增添汽油,增添了冗长的路程时间。

记得读下午班的年级时,很多个拥挤的傍晚,公车载运着黄昏,运载着疲惫的身躯。童年的公车没有空调,却有蓝色的剪票员,身上系背着一个附有三四个口袋的袋子,偶尔还有操着一口流利福建话的异族剪票员。有时候,异族剪票员还会用满腔流利的脏话问候搭客母亲和老奶奶的生殖器官等等,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一瞬间学习到了无数的生词和运用法。

迟归的回程总是济济一堂,矮小的个子在人群中始终是争扎着站稳脚步,短小的手臂努力的去攀抓座椅背上的把柄,在攒动的人头中摇晃波动。氤氲中流离着涔涔汗臭、呛鼻的香烟味,滚滚黑烟、还有飞沙黄土,当公车从立达路转入亚历山大路,停在靠近亨得申路郑绵发酒厂[10]外的车站时,偶尔还会从风里闻出一股酿酒味。经济的成长记录在公车票上,车程开始划分成一角和两角的长短。自己擅自的估计了一下,把路途划分成两段,两个一角钱的路程,开始允许我在亚历山大路上中巴鲁政府组屋区前顿脚,有时候是到小学好友的家里玩上一个下午,有时候则是先搭148公车,再到亚历山大路转换,等候122或193号的公车,缩短回程的时间。上了中学后,则相反的,在晨早上学时,偶尔先搭193公车再去换122或148公车,结果在克信女校[11]前的车站等出一副副异质风景,怀春的心按捺不住忐忑的跳动。

在亚历山大路和东林路的十字路口交界处,其一角落的太丰饼干厂上端,曾经屹立着一头石狮子,屹立着一个年代的雄赳赳气昂昂。那是当年一个显著的地标。听妈妈说,年幼的大哥就以这头石狮子为准,每当坐公车路过这头石狮而离去的时候就是一片嚎啕,而回程的时候看见石狮的时候则是一场欢喜。我对狮子的认识,是因为狮子的厂里有许多好吃的饼干,我始终期望母亲带我到厂里去买一桶的碎饼,因为听说碎饼会较为便宜,但期望在长大的不知觉中迷失,就像石狮子一样,不知何时迁移到了何方?听说,石狮子搬迁到马来西亚的某个角落,我也没有正正式式去考证,好比生命中许多许多的过境在搬迁中流失,垫下日后邂逅的契机。当兵时期,在野林里就曾经邂逅了太丰饼干,在一包包深绿色的包装里面,咀嚼着另一种滋味。

那些钜细靡遗的街边小细节,岁月洗涤以后如今已黯淡灰澹,然而偶时憬醒,某些小据点依旧会让记忆抽搐,扩拓开来一片篇幅,追溯的空间奔腾起来。

太丰饼厂对面(东林路旁)是政府组屋,那时候大人都简称‘9楼’,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9楼’住屋底层的一间诊所。因为父母亲都认为这位医生的诊断比较高明。印象中,小时候很少看医生。毕竟,看医生的费用在当时的家境来说是昂贵的,父母亲每每都是在中药店里买药自治。‘9楼’诊所,浮现在我脑海的是拥有一排排木椅的偌大候医室,还有一声声令我闻之噤然的孩儿啼哭。记得有一回,父亲带我去看医生,在等候的间端带我到诊所隔邻的杂货店里,买了个咸蛋超人的公仔给我。幼小的心灵,深深烙记着父亲的疼爱,因为以当时的家境来衡量那是个不菲的消费。如今,‘9楼’ 经已不在,恒在心里的始终是一份父爱的记忆,每每路过该处,看着重新建起的组屋,心里油然挑衅起记忆,省略号的川行。

途路上错落着痕影,只有叙述着一个个往昔。马路再宽也无法包容我的思念,马路再长也无法丈量从前。毕竟,它曾经流动着我十年的日子,而这十年承负着我成长的重量,就象一棵树开满了花结得累累果实的茂密,垂涎着记忆。以往,没有去觉察到这一份情愫,人到了岁月愈增长愈开始回眸,从成长的起端去回顾涩涩的年少和天真的童年。

亚历山大路上的南洋商报[12],曾经是小时候编织文字的寻梦园,《南洋学生》的编辑让我借着领取稿费的机会到报馆里溜达,倥愡之中,时光更变长大成《联合学生》。

每每驰骋在这一条道路上,眼睛不忘存有窥视的浏览过去,看出一幅幅无以名状的心情。偶尔,留下来的是短暂的空白。那一种感觉,欲如迷失在岁月途中两旁的风景,蒙生抽离的怅然。

曾经,亚历山大路那一端,还有ABC酒厂,Anchor和Tiger酒厂。酒厂之大,印象中占领了一大片角落,地方大约是包括了现在的金锭园公寓,以及宜家(IKEA)一处。依稀记得,那衔接两处的天桥是属于啤酒厂的私人产业,只限输送着亿万樽醉人的啤酒来来往往,和今日的络绎人群成对比。

有时候,耳朵还会不经意的聆听到一些人称那一带为ABC一带,聆听到一些模糊的熟悉。顾名思义,想必那是The Anchorage (金锭园) 公寓的由来。

女皇镇购物中心是记忆川行的一部分,户外的景物迁移,室内的风景,就如英保良集团属下的百货市场也遁迹。每每车子驶过女皇大道的当儿,我总探望女皇镇购物中心,还有购物中心对面,如今属于私人公寓的一隅,曾经错落着一间间店铺,印度叔叔们搅着熏鼻的香料,鼻子追思着那一股浓郁的古早。

如今,我明了如何去诠释生活,开始去把握与享受当下每一刻每一瞬的过程,珍惜爱我和我爱的人;眷顾的不管是那一条路,还是生活的昔日,是那太丰饼厂屋顶上的狮子,还是郑绵发酒厂的醉人香醇。现在开车不再开窗口,烟沙与飞石流逝而去,我想,十年的岁月筛落了生活遗物,烙印着岁月齿痕,可以是泛了黄的记忆,抑或溢着久远的气息。

童稚的面孔老去,在若干流逝的晨早和傍晚,122公车路线也已绝尘而去,更易传承了新一代的风景。在快铁浮光掠影的刹那,我,蓦然,回首。


[1] 现在的女皇镇学生宿舍Queensway Student Hostel

[2] 现在金锭园The Anchorage

[3] 现在杜生路Dawson Road

[4] 现在的太丰中心Thye Hong Centre

[5] 查理士太子弯Prince Charles Crescent

[6] 现在的华丽岭公寓Valley Point

[7] The Cosmopolitian

[8] 立化小学旧址,现在的ERC Institute

[9] 立化中学旧址,再Jalan Kuala,现在的立化小学

[10]亚历珊丽公寓 Alessandrea

[11] 克信女校旧校址在查理士太子广场Prince Charles Square

[12] 三菱车行Mitsubushi Car Showroom左右,具体地点无法确定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