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03 2011

上个月,病了,到楼下新开的诊所去。原来,诊所医生是阿茂,阿茂是我儿时邻居。

当年,有一次,他在我家玩,玩我唯有的宝贝咸蛋超人,把脚给坳断了。我,嚎啕,嘶喊要他赔;他,拔腿,从此无踪影。

结果医生量,听,看,加上喧寒,还配了一大堆药。

我把药吃得清光,还是很不舒服,再回去。

阿茂说:“你怎么了?没有烧,没有咳,肺清,血压正常。”

“阿茂,我还是很痛。”

“哪里痛?”

“幼小的心灵还在痛,咸蛋超人断脚的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