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没有雪山,没有飞狐,只有鬼斧神工和陡岩峭壁

4 03 2012

在文学的世界里,我接触到了很多的台湾;在现实生活中,我却只是和她擦肩而过。想想上一回到台湾,屈指数来已是二十年前当兵的事了,当年去了屏东的军营和森林里演习,回程则在台北匆匆的一天光景。认识中的台湾,就是那么短暂而表面。她不是我心目中100%的国度,却在我认识的潜意识中留下了不规矩的跳动。

所以几个月前,我和家人就步入了台湾的领域,一探这宝岛的人文风情。其中,我们一游了风光旖旎的太鲁阁峡谷。太鲁阁国家公园,地理位置橫跨花莲、台中、南投三县,其中包括了太鲁阁峽谷、 立雾溪流域和中橫公路以及部分苏花公路景观。

我们晨早从台北出发,乘搭台铁到花莲,途程约三个小时。一到花莲游客中心,就有许多当地人频频前来向我们兜生意:有出租车辆让人自由行的,有导游兼包租车带游客观光的,也有为民宿和旅店招徕生意的。为了保证,我们最终选择了跟随旅行团。结果,我们入住花莲的一间民宿,并向旅行团订好了隔天太鲁阁一日游的位子。

台湾毕竟是个文学气息浓盛的地方,当地人就为游览太魯閣的游程冠上赏心悦目的美丽词句。一个“青山绿水悠然行”,把九曲洞步道形容得悠哉闲哉的写意,白杨步道却被套上了名句“大珠小珠落玉盘”,而清水断崖,是一句唤人清馨的“千古浪涛洗涤尘”。就单凭阅读这些优美的词句,心理油然之间萌生起一份雅致,免不了有多了一份期待。

我们的响导兼司机翌早到民宿接了我们,陆续再接了几个观光客,车子就驶往太鲁阁。

太鲁阁之大,压根儿没法子以公众巴士游览。要不参加观光团体,要不就得包专车,再不然也要有自己的车子,方能一游太鲁阁峡谷。一进入太鲁阁,司机在入口处就为游客们领了安全钢灰。我们的第一站,是燕子口。车子向前驶入,视野豁然是一片气势磅礴的险崖峭壁。太鲁阁,即是豁然开通的意思,源自泰雅族语,taluga的译音。

导游司机慢慢在燕子口的路旁停下车子,让我们徒步浏览一段行程。导游一再提醒,要我们戴上安全帽,并尽可能靠着山崖边走,以免被落石打到。他指了指不远处稍微破裂的护栏,说道:“你们看看那围了红线和布条的栏杆,就是被刚刚落下来的石头砸坏的,大家看到请得避开,以免祸从天降。”

我们沿着公路护栏边走边赏,听了导游那么一说,走起路来难免有一点儿战战兢兢,站近公路护栏畔时,不禁感到如临深渊。燕子口为太鲁阁峡谷一段嶙峋峻峭的石壁,险陡的山崖从高处延至山麓底层迂回的峡谷,放眼是宏伟怡人的景观。我顿时联想到《雪山飞狐》,联想到胡一刀和苗人凤在飞石走壁间的刀光剑影。这里,没有雪山,也没有飞狐,却有鬼斧神工。曾经,前人赤着膊用劳力去敲凿石壁,辛勤的建出了眼前的道路景观。

公路的右侧,石壁上悬着无数的小岩洞。由于石灰岩历尽了长年累月溪流的侵蚀,较为松软的岩层即逐日形成了一个个洞穴。燕子们就这些穴洞筑巢而栖身,“燕子口”就因而得名。

我们一路依着燕子口步道前进,从燕子口到靳珩桥,途经太鲁阁峽谷、壶穴、涌泉、印地安酋长岩等景观,探仰着峥嵘的山壁,俯望萦纡的幽谷,时不时会有一两只燕子掠过视线。

说到印地安酋长岩,这里可说是充满了自然石雕。在一溪谷下,显凸着一个印地安酋长的头像,那是峭壁和岩石形成的天然景观,栩栩如生。

燕子口以后,我们上车,前往九曲洞。据说,九曲洞是峡谷内的一大奇观,是太鲁阁最壮观的景点,令人叹为观止!车子到达九曲洞路口的时候,步道却还在维修中。这一维修,整整就维修了一年半载。我们缺失了一睹壮美峭壁的机缘。

“一年前,有一位游客,就在此地,被自然风化掉了的一颗落石砸着,当时我就在这儿。”导游边说,边指着那发生意外的现场。“没想到,当晚在家看电视新闻,才知道那游客被砸死了。” 导游道来,我们闻之一惊!

一场意外以后,管理局努力不懈的改进,在建立遮顶,以致更为安全。

车子随着公路曲折回旋的向前,时间接近午时,导游征求了大家的意见,结果我们来到了天祥一个价格较适中的餐饮店。有些游客先前备好了 餐食,在这里点上饮料,也可以舒舒服服的用上午餐。

用完午餐,导游引我们到前方的木栏,俯看着底下的滔滔流溪,朵朵白花藻潋滟在大石小石之间。导游指着其中一块巨岩,让我们猜猜其形状象什么,仔细一看,实在神似一只鳄鱼。又是一块天然石雕,蔚为奇观!

吃个饱后,车子来到了祥德寺。走过普渡桥,一个个的石阶我们拾级而上,有高大的白衣觀音像,有七层高的天峰塔,再继续努力往上爬,即是庄严肃穆的地藏菩萨像,以及宏伟的大雄宝殿,促进食物消化之外,也感染了些许清思佛理的宁谧。

车子在蜿蜒公路上行驶,一路上映入眼帘是曲弯的峡谷,慑人的高山深壑,崖峰起伏与众山耸峙,还有原住民古时候攀用的吊桥,长长的悬在空中,还没有踩上就给人一种摇摇曳曳的感觉。

抵达慈母桥,一座形状壮丽的红色大桥。“慈母桥”其实有若干个传说。

其中一个,是有一位原住民老妇,她怕在此工作的儿子饮食不惯,每天从山上带来了原住民风味餐给儿子。有一天,大水把儿子冲走了,老人家受不了刺激,精神错乱,每天依然带着午餐来,呆坐于此。当年,蔣中正在巡视此段公务时,见到了呆坐的老妇,了解了其事。感动之极,蔣中正思念起自己的母亲,于是建了慈母桥。

慈母桥一端,矗立着“慈母亭”,是蔣中正所建。而桥中段旁侧有座“兰亭”,矗立在一块貌似青蛙的巨石上,看起来亭子就像一个皇冠套在青蛙头上,這则是经國先生为纪念其母所建。所以慈母桥一处,吸引了不少游客。我们的导游还指着青蛙石块打趣地说:“我们的‘青蛙王子’每年都要来此膜拜一番!”

我们最后的景点,是一个不可错过的经典胜地—–长春祠。唐式的风貌,建筑傍着雄峻的石岩架构在山壁间,山壁上泉水湍湍涌泻,仿佛在歌颂着伟大的英雄事迹。长春祠就供俸着212位英雄的灵位,纪念这些在中横公路施工过程而殉职的员工。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没有他们,也没有我们今天的称心饱览。

Advertisements




偷得浮生纵观阡陌

3 03 2012

我们在黎明五点多钟抹黑抵达老街(Lao Cai)车站。

睡眼惺忪,迷迷朦朦中大伙从梦床里苏醒。我和内人扶老携幼的提起行李,一家大小跌撞离开车厢下了火车。在荧弱的灯光下,我们和其他乘客齐往车站出口前行。步出火车站,酒店的司机即在门外拿着名字的牌子恭候。结果我们和近十个游客陆续上了小型巴士,车子浩浩荡荡的,在黎明的马路上奔驰前往萨帕。

其实,萨帕是越南北部老街省的一个村镇,靠近中国云南,居有多组少数民族。要游览萨帕,单程就得乘上九个点钟的火车,一般都是夜班车。我们在晚上十点钟出发,从河内的车站,穿越过夜间的铁路北上,一直来到老街站,在半明半昧的天色底下再乘上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方才到达萨帕。

一路上,车子穿过朴实无华的村落,放眼山峦起伏的稻田和农野,有些游客睡意犹存,在拐来弯去的途路上睡得酣甜。太阳缓缓上升,金黄色的阳光洒入辽阔的庄稼和梯田,那一份纯朴缥缈的农乡色彩映入眼帘。

车子摇晃在蜿蜒的马路上,豁然驶入了一个村市。眼前骤然一亮,我们来到另一番景致的一个小镇!顿时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时间甚早,萨帕镇上的市集还没有开始营业,我们的周边还笼罩着薄薄的云雾。司机在倾斜的路旁停下,让我们步往酒店。寒气逼人,我们迅速的步入酒店大堂。一番洗刷以后,约8点多钟,我们踱步屋外,路上的人群逐渐增多,带来了熙攘的气息。

萨帕镇有海拔一千六百米之高,是法国人在殖民地时期所建设的避暑胜地,有高山深壑,有潺潺流溪,有重重迭迭的层次梯田,栽种着少数民族的风景和岁月,一幅山明水秀,风光怡人。

在街上,许多穿着独特服装的少数民族女子在兜售手工艺品、手饰、布袋等纪念品,频频向游客推销,给这里增添另一片声色。这里有好一些的少数民族群,有老街省的苗,道,白泰,河西,芒和郝族等。在我眼里,压根儿没有两样,只觉得这些妇女看起来是别有的打扮和风彩。其实,从身上的装扮,在地人熟练的一瞄即可以分辨得出她们的族群。据悉,在这里,最为显眼的属红道以及苗族。红道的打扮是绑有饰吊着硬币的红色头巾以及传着绣花背心,而苗族,则是一身较为不耀眼的蓝色服装。

徜徉在镇上市集,浏览着远处的山田,寒气缭绕,感觉清爽逍遥。市集上许许多多优雅别致的餐馆、旅店、咖啡雅座以及精品店铺,有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手工艺品,有当地的特产,也有一包包配好草药和蜥蜴的药品,有一樽樽浸泡着眼镜蛇和蜥蜴的药酒等等。街上或店里晃眼皆是少数民族妇女和碧眼黄发的游人,好不热闹!

市镇中心有一个湿巴刹,可以窥视当地人的起居生活习惯,有累累的当地水果蔬菜在摆卖,另一侧则是一尾尾在铁盆里游水的鱼儿,一只只活生生的鸡伍拥挤在笼子里; 也有一摊摊摆放了猪肉、牛肉以及一堆赤裸裸并四脚朝天的鸡只,我顿时脑子里即掠过一句潮州话:“死鸡激硬脚”!这一幕幕类似旧日甘榜风貌的地方色彩,是我们和六、七十年代的邂逅。

走累了,可以选择一间雅座喝杯越南咖啡吃块西式蛋糕,或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越南牛肉粉。这里的蔬菜和肉类新鲜,吃起来味道格外甜美。我们就选了一间叫Nature View的餐馆,一面享受着当地的野豚炒香茅,一面倚窗远眺那户外的山田原野。那一份度假的心情,分外美丽!

说到餐食,这里有一家叫Sapa Rooms的酒店,提供颇有特色的当地佳肴,让人大快朵颐。我们一家大小就在该店里享用了好几餐,价格也相当公道。酒店是由一位充满善心的奥大利亚人创办,在萨帕设立了酒店、餐馆和住宿,并为当地穷苦和不幸的村民提供拥有一技之长的生机和就业机会,旨在让这些少数民族脱离窘境,在更为卫生更加健康的环境下成长。酒店还时不时主办一些慈善活动,邀游客参与和乐捐。

其实,许多人到萨帕,都会徒步越野跋涉,由少数民族的姑娘当导游,去看瀑布,去行绕田地,去看看少数民族的茅屋和村庄,去享受大自然景观。这里有许多民族村落,有许多旅游专线,还有一些周末地方市场,吸引了远近的众多游人。由于有老有少,我们包了专车,由一位名叫Sun的黑蒙族姑娘带,探观东南部的村落。车子一路上颠簸,我们探望着巍峨山脉,青翠阡陌,路旁也少不了许多步行的游客在跟随着导游姑娘探访萨帕众村落。原程是在老蔡(Lao Chai)村下车步行到塔万(Ta Van )村,我们却选择直达塔万村,以免步途崎岖难行,又得重行行。

与其直译导游的名字为‘太阳’,我较喜欢以‘阳光’来称呼这位二十来岁的姑娘,那较为贴近她的青春,更能描绘出民族风采。长期为游客服务,阳光姑娘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十八岁就结婚,已育有了两个孩子。她说,萨帕的少数民族群,在十四、十五岁就结婚生子,这里有闻名的“爱情市场”(Love Markets),在周六的夜晚,民族少年群会聚集在市集上,交流和吟唱,我就阅读到如斯的一首当地情歌:

在一年里的那么一天/我为你而专注/没有金没有银/只有我的心和真情/请跟我来倘若你相信    (There is one day in the year/I dedicate to you/I have no gold or silver/Just my true love/Come with me if you believe in me)

年轻人寻找心仪的对象,男的会送给女孩耳坠、项链、手环等饰物以表心意,女的也赠给男士礼物如皮夹和腰带,一旦情投意合,良缘就此萌生。

车子逐渐慢慢驶入山坡低处的庄稼,路过排排有绪的梯田,一株株朝阳的玉米,一间间农情的茅屋,对于来自摩天城市的我们,有一种回归大自然的沁心。我们在塔万村下车,在一间民俗展览馆里,太阳姑娘给我们讲述这里的民族风俗。这里大多是芒族,傍着芒和河生活,以种植为生。一路上,三五成群的芒族老妪和女孩,紧紧跟随在我们的身边,兜售着她们的手工艺品。

步过泥沙路,我们参看了当地的学校,越过稻田阡陌,看见水牛和牛粪,还有成群结队的鸭子摇摆而过、在水稻里嬉戏。漫步探赏,总会不经意的被眼前原乡的景物给吸引,有树上累累的柚子和一条条垂落的瓜食,有背着藤篮和婴儿的民族少女,有一脸风霜刻痕的老妇,也有木板屋外织布机的传统写实,一景一物让人感觉到大自然的动脉和逗留的岁月。稻海辽阔,溪水滔滔,俯地倾听乡野的气息,那怦然心跳,来自自身也来自大地。

那一趟,我们走过大自然,大自然也走过了我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