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在南洋

10 11 2012

懒散的午阳    读着南大图书馆内的睡意

廿一世纪商学院里书架挤不进史迹

典当会计数码为负债    我追溯教育的历史资产

 

马尾    还在摇摆着一八九七的年代

北京以南南洋以北    一个穷乡叫集美

排行老六的陈六使胚胎了更多章新马史

清服马褂还有袁世凯的银币侧写着他童年点滴   

 

十九岁  难来的契机锁定飘摇的船只

刮吹飙浪的帆帜叱咤着南下的人生旅途

风雨中他在污浊的新加坡河口靠岸    与巨鳄猛虎分享星洲的沼土

年轻的版图从工厂员工勾勒出垂涎的胶汁           

没有空调商学院里的精算和策略   

合资    他和兄弟豢养业务滋长到马泰以及印度尼西亚

以一把钜子的姿势锲出东南亚商界的篇幅           

唐山乡老把他扶上中华总商会望众的位子

从肠肥脑满的英殖民地政府手中掌握住唐人的公民权

广东阿嬷迷失在今天福建会馆前的英文街牌时

没有多少人记起当年乡音的主席在大不列颠篱下的岁月

在黄发碧眼的嘴脸上标旁了华文官语

 

铜臭再多亦无法掩没书香气息的飘逸

教育是他的卖身契   

道南、爱同、光华、南侨、崇福    繁殖校舍一栋栋

还摊出五二三英亩的土地    以及五百万叻币

因为南洋需要大学需要南洋大学

他创办了岛国上的最初

淌流了一百多个月的心和血

导航兴办高等学府的方向

孕育了二十五年的万多翘楚

 

八零后坎坷的教育浸入政治洗礼

大学历经新加坡河水的过滤和净身

华文敬意的在教科本里走失

染了发戴上墨镜的莘莘情侣不识像的卿卿

陈先贤的铜像迷失在科学逻辑和商业理论的校园里

我寻觅一首诗的记忆

Advertisements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