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字

14 08 2012

爸爸生前写着一手好毛笔字,所以向来我一直要学习书法。
在我的时代学校就不再写毛笔字了,我开始学书法是在三十四岁。
对毛笔字的认识,始终是∶父亲在夜里,打开一张可以折叠的长方小桌子,嘴里叼着香烟,正襟危坐的挪着毛笔,写着一个个楷书。有时候,是亲友请父亲代劳,写着一张张的喜帖;有时候,是中元节的告示,爸爸写在一张大大的红纸上。
昨天,爸爸大大的手掌包裹着我小小的手,强有力的大手使着笔锋上下着移动,我感觉到父亲手掌心的温度,我感觉到父亲贴近的身体接触,我感觉到在我脑后父亲均匀平稳的呼吸,毛笔的墨汁在九宫格上韵开来,韵出了一个‘父’字。忽然间我的泪水滴在纸上,‘父’字模糊了起来。
儿子回过头对着我说:“爸爸,为什么你哭了?你教我写毛笔字很辛苦吗?”

Advertisements




四岁的爱

1 11 2011

大人总是喜欢问我:“你爱爸爸还是妈妈?”

我总是无奈的说:“爸爸,妈妈两个都爱。”

然后和爸爸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说:“爸爸。”

然后和妈妈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说:“妈妈。”

其实,我两个都不爱。

四岁的我不明白爱。

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爱阿姨,妈妈会爱uncle。

《香港文学》2011年11月





椅子

1 11 2011

每个加班的晚上,太太总是来接我,我的那宝贝儿子也跟着来。每一回儿子来到,总是吵着要到我办公室;每一次到我办公室,儿子总爱爬上我那张椅子坐一坐,璇一璇。

“儿子呀儿子,你爸爸的椅子不好坐,摇摇晃晃的,容易跌倒。”

“爸爸,不会的,你的椅子很舒服,比幼稚园的椅子好坐。”

我心忖,孩子是不会明白的,上司的压力不停的往我肩上叩。

幼稚园假期,儿子在家一个月。一天,他跑到我面前,说道:

“爸爸,我很久没有去你办公室了,我想坐你的椅子。”

“儿子啊儿子,你爸爸的椅子没得坐了。”

 

《香港文学》2011年11月





1 11 2011

每个晚上,女佣都会带我出去散步。

其实,美其言带我去散步,实际上是在和邻里的同道们相聚。而我,每每都是百无聊赖的度过了那几个小时。后来,她结交了一个新朋友,我也认识了美丽妩媚的璐丝。

哪知道,主人出差去一段时日,女佣就没有再带我去散步了。

一晚,看见旁门虚掩,我溜了出去。

女佣溜去会男友,我也溜去找璐丝,我们是一对狗男女。

《香港文学》2011年11月





大扫除

1 11 2011

除夕,我从国外匆匆赶回家。进门,焕然一新。

妻迎面笑道:“回来了!”

“阳台的脚踏车去哪里了?” 我问。

“新春大扫除,丢了,那是儿子三岁时候的!”

“橱柜里的烟斗去了哪里?”

“也丢了,你爸生前用的,没人抽烟了!”

“书橱少了这么多书?”

“卖了,卖给收旧货的。《儿童乐园》、《小流氓》、《龙虎门》、注音符号字典,几十年来你都没动过了。”

“妈呢?”

“送了!—– 昨天,送去养老院了。”

 

 

《香港文学》2011年11月





真相(I)

21 06 2011

无论如何,得跟太太评评理:嘱咐她的事,为什么没有照办?

之前,他已吩咐好,他走后,千万别在报上刊登肖像。不久前,她来作例常探访时,还拿了一张和四个儿子合照的全家福,让他过目。

“这张拍得还不错,届时只要作局部放大就行了。”

他仍然不同意。不过身体乏力,语音不准,但他深信几十年的老伴肯定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头七那晚,要如何去传达自己的不满呢?

厅前窗下的香炉旁,四个儿子围坐在点算着钞票。

“还好,登了老爸的肖像。要不然也没有法子通知到这么多人,更不知要通知谁!而且,很多来者我们都不认识!”老大说道。

“就是嘛,老爸生前也不知有多少朋友,也不知“交保”了多少白金,幸亏现在有 “claim” 回来,这笔数目果然不小!” 老三回应。

“那当然。我生意上往来的伙伴那么多,没有刊登肖像,肯定会有一、两个人假装不知道,哪里可以便宜了他们。” 老二接着说。

“我在公司职衔那么高,不登肖像我脸往那搁。” 老幺言之凿凿。

老伴呢?他在找。

在卧房角落里,老伴凝视着手上的肖像,黯然着:“老的,没法子,你的遗愿,我无能兑现。”

 





棋II (改写)

4 05 2011

(原文: 周粲)

他和她是同事,他们都是未婚者。

他是在她庆祝生日那天受邀到她的家用餐的。

她家里只有两个人,她和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

吃过饭,他和她的弟弟下棋。两个男人一见如故。

现在,每逢周末,他都到她的家来。有时,他和她会出去看一场电影;但是他好像更乐意留在家里跟她的弟弟下棋。她觉得当他和她在一起时,他总是沉默寡言;跟她的弟弟下棋时,他谈笑风生。

后来,不是周末,他也常来她的家,和她的弟弟下棋。

她终于想:她应该另外物色个男朋友了。

(学枫友谊回敬)

(ii)  她终于想:他应该是物色到她的弟弟为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