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I)

21 06 2011

无论如何,得跟太太评评理:嘱咐她的事,为什么没有照办?

之前,他已吩咐好,他走后,千万别在报上刊登肖像。不久前,她来作例常探访时,还拿了一张和四个儿子合照的全家福,让他过目。

“这张拍得还不错,届时只要作局部放大就行了。”

他仍然不同意。不过身体乏力,语音不准,但他深信几十年的老伴肯定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头七那晚,要如何去传达自己的不满呢?

厅前窗下的香炉旁,四个儿子围坐在点算着钞票。

“还好,登了老爸的肖像。要不然也没有法子通知到这么多人,更不知要通知谁!而且,很多来者我们都不认识!”老大说道。

“就是嘛,老爸生前也不知有多少朋友,也不知“交保”了多少白金,幸亏现在有 “claim” 回来,这笔数目果然不小!” 老三回应。

“那当然。我生意上往来的伙伴那么多,没有刊登肖像,肯定会有一、两个人假装不知道,哪里可以便宜了他们。” 老二接着说。

“我在公司职衔那么高,不登肖像我脸往那搁。” 老幺言之凿凿。

老伴呢?他在找。

在卧房角落里,老伴凝视着手上的肖像,黯然着:“老的,没法子,你的遗愿,我无能兑现。”

 

Advertisements




棋II (改写)

4 05 2011

(原文: 周粲)

他和她是同事,他们都是未婚者。

他是在她庆祝生日那天受邀到她的家用餐的。

她家里只有两个人,她和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

吃过饭,他和她的弟弟下棋。两个男人一见如故。

现在,每逢周末,他都到她的家来。有时,他和她会出去看一场电影;但是他好像更乐意留在家里跟她的弟弟下棋。她觉得当他和她在一起时,他总是沉默寡言;跟她的弟弟下棋时,他谈笑风生。

后来,不是周末,他也常来她的家,和她的弟弟下棋。

她终于想:她应该另外物色个男朋友了。

(学枫友谊回敬)

(ii)  她终于想:他应该是物色到她的弟弟为男朋友了。





伪钞II(改写)

4 05 2011

(原文: 周粲)

我参加的旅行团到达凤凰古城时,地陪就慎重其事地提醒大家:现在市面上伪钞多,出门买东西,千万要小心;尤其是街边的小贩,应该避免用大钞,一找,拿回来的,可能有不少是伪钞。

我当然把地陪这些话放在心上。

那天,我从旅店出来,先到沱江边去看吊脚楼,走过跳岩到对岸去拍照。湘西多阴雨,雨来时一片迷濛,倒使某些照片显得更有气氛和趣味。

知道湖南小吃很有特色,我总是找机会在大街小巷大快朵颐。当然,是以小钞付的。

只有到了虹桥一家书店,买了几本沈从文的书,才用大钞结帐。

 离开张家界,地陪拿了我的小费时才发现:书店找给我的,全是伪钞!

(学枫友谊回敬)

(ii)     离开张家界,地陪拿了我的小费时才发现:书店买回来的,全是翻版!

(iii)    离开张家界,地陪拿了我的小费时才发现:书店找给我的,全是伪钞!书店买回来的,全是翻版!





26 04 2011

新落成的实龙岗图书馆启用当天,年过七旬的陈伯前去看看,或许会有136部队的新史料。

大门一开,大批公众迫不及待,快步冲了进去。你推我挤,陈伯被挤了进去,场面顿时混乱。时光仿佛倒流。陈伯不甘示弱,也努力的争取,和一群人狼藉的拚搏,要抢到一两袋,因为需要粮食,不再在乎文明不文明。

陈伯,抢,像日占时期抢米粮,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大家一起抢到一扫而空。





26 04 2011

基督城,遍地瓦砾废墟。来自日本的地震救援人员藤原先生,为挖掘拯救分分秒秒不停歇的努力。突然间,发现一个呼吸的小生命,受困在叠叠的碎屑和残骸中。藤原一边唤喊支援,一边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歇斯底里猛把废骸扛掉,挖出一道缝口,里头的小孩爬了出来泣叫:“Daddy……”

一个8.9级的震动,藤原歇斯底里猛把废骸扛掉,挖出一道缝口,里头的小孩爬了出来泣叫:“欧豆桑…………” 藤原愣了,紧紧的把儿子抱在怀中,在仙台老家。





4 03 2011

上个月,病了,到楼下新开的诊所去。原来,诊所医生是阿茂,阿茂是我儿时邻居。

当年,有一次,他在我家玩,玩我唯有的宝贝咸蛋超人,把脚给坳断了。我,嚎啕,嘶喊要他赔;他,拔腿,从此无踪影。

结果医生量,听,看,加上喧寒,还配了一大堆药。

我把药吃得清光,还是很不舒服,再回去。

阿茂说:“你怎么了?没有烧,没有咳,肺清,血压正常。”

“阿茂,我还是很痛。”

“哪里痛?”

“幼小的心灵还在痛,咸蛋超人断脚的痛。”





聚会物语

5 02 2011

少年,联考后,聚会。烤肉会上,同学们点算,再多少个日子后就毕业。

成年,婚礼上,聚首。干杯间中,同学们点算,还有多少同窗仍未成家。

中年,校友会,重逢。酒宴席上,同学们点算,你我他各有多少个孩子。

老年,丧礼上,相见,哀悼之中,同学们点算,还有多少位友人尚健在。